北京朝阳公园外国人不戴口罩聚餐 公园:劝离疏散


侯跃男在读研的同时,还负责米理学联的一些工作。他介绍,中国使馆派发的健康包大部分是通过留学生所在学校的学联对接。物资的及时到达,让侯跃男和其他留学生同学深深地感受到祖国的关怀,但是此前与同学沟通时,他注意到有部分人面对疫情发展的态势心理压力比较大。

政府多次削减卫生预算,再次启动计划效果尚不可知

侯跃男:按照原计划,2020年5月毕业后就能回到各自的家乡,但是大家的计划被疫情打破了,4月底的毕业论文则是通过视频答辩的方式进行。没办法见到老师、在校园里拍照留念,成了最大的遗憾。

侯跃男:我们处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,国内的父母亲人难免会担心,以前同学们也有议论包机回国的消息,但是大使馆的物资一到,就像让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,类似的信息再没出现过。因为我们始终有个信念,祖国一定会给我们寄物资来的。

同样在米理学设计的留学生小雨表示,因为此前自己囤了不少口罩,所以并没有报名申领健康包,但是她说,“没想到国家说会给在外的学生提供健康包(口罩+莲花清瘟胶囊),是真的会精确到人头的收到啊。”

对于有的留学生不计成本也要回国的做法,我和身边的朋友都是很理性地看待。

至此,美国国际开发署在本周批准了紧急资金,又重启了该计划。然而,至于重启几乎是否对当前的疫情能起到任何缓和作用,洛杉矶时报指出,“尚不清楚”。该报道还援引达萨克说,能够认得清楚病毒,明确打击目标的做法“属于常识,而我们却都躲起来等着疫苗的出现,用这样的方法来抗击危险的病毒是不好的全球战略。”据美国媒体报道,美国FDA(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)终于在上周末决定:中国生产的KN95口罩可以作为后备的产品,当N95口罩不够的时候,可以进行使用。

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,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·达萨克说,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,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,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。“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,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,这是至关重要的,”达萨克说,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,而去年的削减行动,“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”。

曾确认160种新型冠状病毒,预警计划专门防范全球性疫情

洛杉矶时报指出,特朗普在执政期间,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,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,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,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。今年初,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,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。参议员伊丽莎白·沃伦、安格斯·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,“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,这需要足够的资源,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。”